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山上的雪莲花的博客

一个人几乎可以在任何他怀有无限热忱的事情上成功!

 
 
 

日志

 
 
关于我

雪莲花生长在雪山冰峰上,她抵御暴风雪袭击和零下几十度的寒冷,面对缺氧和强烈的紫外线照射顽强生长,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傲然挺立在高山顶上,不畏严寒,不惧风雪,始终保持着冰魂雪魄,坚贞不屈的性格,向世界展示了一个伟大生命的价值。

网易考拉推荐

夜的灵感  

2009-04-26 12:09:03|  分类: 历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总疯狂的想,

在繁星满天的夜晚,

我清醒的感觉到,

我灵魂的燃烧,我的灵魂

燃烧出了火凤般的翅膀。

浴火的火凤,

飞向我自己不能触及的世界,

我的痛苦和百般感触,

就是那火的根源,

夜的静使它燃烧的更旺,

于是我认为我将不死。

 

我只静静的想,

我闭着眼睛,

听风的疾呼,

杂着夜的哭诉。

风中有一种苦涩的味道,

我有了永恒的感觉,

我已经品尝了这种苦涩的味道千万年,

但我对它是又爱又恨的,

苦涩让我活的勇敢,

勇敢的叛逆,

叛逆的癫狂。

 

我开始尽我最大的努力,

隔着世俗的牢笼,

善变生活的锁链,

让我的思想——自由的信徒,

展望绝对的无拘无束。

我的思想不停的飞翔,

我骄傲的远离我眼睛看到的一切,

但我从没有忽视过,

那些微小生命的亮点。

如花的绽放,

如树的生长,

如雄鹰的盘旋,

如野草的不屈,

如游鱼的跳越。

我膜拜这些鲜活的真,

我或会向他们跪拜,

也给他们我的鲜活。

 

他们的活跃里有血的颜色,

我怀着悲怜,敬畏的心情,

用文字书写这种血的异样美。

我相信,

我能听懂他们的语言,

我轻易的发现了他们的伟大——

一种没有造作的真,

一种永远高亢的诗境。

我不想放弃我的梦想,

在任何时候,

我都说,要像这最真的灵物一样,

不会选择绝望,在任何时候。

 

我理解他们在最暗的夜里,

都在坚定的生长。

我读懂了一种柔的力量,

一种不绝断的缠绵,

笑对自然死的时刻,

是光芒一点,

向整个世界蔓延。

于是我更爱上了夜晚,

夜晚给生命最极限的坚强。

 

我愿理解生的人不死,

我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不死的,

有真情的人共同敬仰生的坚强。

于是我又睁开了双眼,

我看这个世界。

轻柔的呼吸,

将种种伤痛,或者激愤,

轻轻呼出,

他们对此刻的我失去了价值。

我思想的火凤,

从我心里一直飞驰,

我听的到它在鸣叫,

它的声音开始正视现实,

但有了异样的不可战胜,

声音创造了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

如千千万万个不屈的灵魂,

用原始的信念演奏的华章。

我用同样不屈的信念为它填词,

但我不需要语言,

甚至不需要文字,

我只宁愿展开双臂,

我的胸怀容纳整个夜晚,

夜色包容着整个世界。

 

于是在这样的夜晚,

我看到了我人生的路,

我看到一次次的劫难,

被大片的勇敢的快乐

击碎,在路边的尘土。

路的尽头呈火凤的颜色,

因为无数次的燃烧愈显神圣,

如在暴雨夜的星斗,

很近,又很远。

我明明听到了夜的低沉声音,

但我还听到了它的叹息,

为什么要叹息?

 

我从没有希望,

在我生命的任何一刻听到叹息,

就像我曾经的誓言——

我不会眼角滑出一颗热泪。

泪太烫了,

我的心太刚,

不能接受泪的轻微责难。

叹息也同样沉重,

我真怕我负担不起。

 

但我真的也哭过,

泪水如深秋的雾气,

弥漫了我的双眼,

最后又如决堤的洪水,

涌向我的心底。

我熟悉了这样的痛快,

最凶猛的痛苦,

最后被我认真细心的收集在我的世界里。

我深深的喜欢夜的神秘,

包容了我如此多的放纵,

但没看到过它的一丝抱怨,

一直在无声中安慰我,包容我。

 

如我的父亲,

能看到的渺小,

只有我能理解的伟大,

我知道我的父亲有夜的包容,

不需要语言传达,

只在深沉的静默中给我关爱,

父爱如此的沉重,

使我不能肆意的放纵。

 

我梦想过自己是一只多情的小鸟,

在自己的乐园里高唱低语,

我梦想过自己是一只矫健的雄鹰,

在山峰,在高原自由展翅,

也梦想过自己是一只健壮的苍狼,

我在夜晚嗷叫,

嗷叫里的豪放引导月的照耀。

 

最终夜会是一位温柔的女子,

也会在无语的宁静中,

倾听我到了痴狂边缘的诉说。

 

我看到了夜的面容,

它在痛苦的时候,

也会把自己的痛苦和愤怒,

发泄向整个世界。

他的泪水,

会落满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它有了因为痛苦而发出的声音,

想像每一个曾经心被痛苦撕裂过的人。

它向我敞开了心扉,

在这样的时刻,

我也会安静的沉默,

给它无声的安慰。

 

我突然警醒的理解到,

痛苦的时候是应该流泪的,

这是一种达到了“真”的美丽。

在夜的清晰的,认真的痛哭中,

我重又找到了自己的泪水,

渐渐的在我痛苦的时候,

泪水试着从眼角滑落,

和夜的痛苦一同流入大地,

大地竟也同样伟大的把这样多的,

这样沉重的伤痛包容。

但这些痛苦最后又被无数个不怕痛苦,

在痛苦中成长的生命暗地里收取。

于是我更加坚信,

世界上最伟大的是生命,

是一切无惧一切苦难的生命。

 

于是我想到了我的母亲,

世界上无数个同样伟大的母亲,

我发现他们也是在忍受着痛苦。

痛苦的根源是生活赋于他们的重压,

是我们年少无知时无意的叛逆,

在他们的额头,眼角划出了皱纹,

真的,每一位母亲同样伟大。

 

我的泪水开始变的微小,

尤其我觉得在我的一生中,

泪水更显得微不足道,

我要坚强快乐的过完每一分钟。

夜的泪水能成就万物的艳面娇容,

我的泪水会成为我奋斗的力量,

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时间老了,

或许会有另一个坚强的灵魂在夜里,

理解了我最真的语言,

理解了夜的伟大,

夜的温柔,

夜的博爱,

沉默的价值,

是夜赐予我战胜一切苦难的勇气和智慧。

 

点燃一支蚊香,

蚊香的点火,

成了唯一的亮,

我感觉到了我肌肉的收缩,

我呼吸的沉重,

我蜷伏在一个最暗的角落,

我认同了生活中的一切悲喜,

因为不平造成的罪恶,

因为夜同样接受了他们,

我看不到它是在忍受的痕迹。

 

对于夜,

我从不怀疑,

我相信它的智慧会化解一切不平。

我执着于我的谦卑,

在夜的怀抱里,

我不在乎我的渺小,

我的轻狂,

我的梦想也变的渺小,

我的痛楚更显渺小,

一切虚妄的幻想变的愚不可及。

 

因为夜晚,

山村中的静谧,

流水的潺潺,

生命的成长更显可贵。

繁杂的,虚伪的一切都消失了,

一切真正的美丽开始了倾心的交流,

流萤用光说话,

树木用轻啸说话,

大海用波浪说话。

夜有了微笑,

用月的清辉传达它的笑意,

万物有了别样的颜色,

大漠中的沙砾如银河的降临,

银河也落在了海上,

沿着自己的轨迹,写意的浮动,

纯白的雪山更加神圣,

凝立的山峰丰姿卓越。

 

如果没有夜的高雅,

谁解昙花吝啬一样的情怀,

谁聚集起诗的灵感,

绘夜荷的画张,

谁听月夜悠扬的萧声,

或是一壶清茗旁的琴弦,

江水的细语如春苗的呢喃。

 

我在心中感受夜的音乐,

忧伤和火热的节奏也同时撕扯着我的心扉,

数种极限的情感牵动我的念想,

意识明显浑浊,

真正的我明显清晰。

我思想的火凤,

我梦想的翅膀,

只隐现于我的血液,

无数个我,

与夜融为一体。

 

我看着一群被生活驱使的奴隶,

我开始乞求他们眼中的斗志,

他们求生,

却从不理解生的意义,

只如一具腐尸,

耻辱的等待死亡,

眼中有了一片厚葬自己的土地就倍感荣耀。

我是同情他们的,

也厌弃他们,

如果我不能让更多的,

正在沉睡的灵魂觉醒,

接受夜赐予这个世界的福源,

我就显得愚昧,粗鄙,

我同样厌弃这样没有胸襟的我。

 

于是,

我毫无怨言的接受了夜给我的伟大使命,

更多的人,

灵府中会有鲜活的感触凸现,

让迷茫的眼睛分清白昼与黑夜,

伟大于伟大之间的距离。

真正的文明以无敌的姿势降临在这个世界。

 

正义与迂腐,愚昧决裂,

并且正义永远凌驾于权利顶端,

正义带领着真,善,美的一切,

接受万物的祈祷,

黑夜会给无数个生命,

无数双黑色的翅膀飞向完美的国度。

我赞美敢于叛逆世俗的勇士,

黑夜的信徒,

我也是黑夜最虔诚的信徒。

 

我熟悉了黑夜,

无惧天劫般的精神淬炼,

黑色的幽冥火焰,

解脱了灵魂等同于受难的等待。

任何人都有勇气和决心,

立下最毒的誓言,

或者生的伟大,或者生的屈辱,

或者死的幸福,或者死的悔恨。

在夜里,

你会分清真正生与死的界限。

躯体会化为浮土,

灵魂可以不死,

会有人怀念你的,

你的名字从此将温暖无数个人。

在最苦难的时候,

点亮无数双眼睛里的黑色火焰。

 

黑色的翅膀更加卖力的高飞,

寻找生的意义,

自己心里绝对公正的天平。

有时候,

在每一个宁静的夜晚,

我真的很庆幸自己会傻的像个孩子,

善于想像,

善于遗忘,

善于为了一点别人的馈赠心存感激,

善于因为小小的成功舒畅微笑。

 

我找到了最真的自己,

在一个只属于我的世界里,

玩我一个人的游戏,

学作古人,

醉酒吟诗。

我竟也能明了豪放诗的飘逸洒脱,

婉约词的多情缠绵。

隐约间便游走在星空,

撑一支长蒿,寻梦,

之后以天为被,

以地为床,

怀着满夜的心情睡着。

接受吧!夜空,

这样的我,

对你倾诉这样的语言。

——引用自《热血骄子——铁血博客-blog.tiexue.net》:《夜的灵感》 [2009-3-5 14:53:49]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